歡迎光臨甘肅檔案信息網! 今天是
歡迎光臨甘肅檔案信息網! 今天是
微信公眾號   |  無障礙閱讀   |   RSS訂閱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檔海拾珍

當前位置:首頁 > 檔案文化 > 檔海拾珍

清定王府“行有恒堂”藏琴故事

發布時間:2021-09-01 11:24:10  作者:劉國梁  來源:中國檔案報  瀏覽次數:

清代王爺對古琴熱愛的也不乏其人。其中有一位王爺,他是乾隆帝第五世孫,不僅官運亨通,歷任御前大臣、禮部尚書、工部尚書、步軍統領等職,還是道光帝倚重的股肱之臣,道光帝去世前詔其為顧命大臣,而且他擅彈古琴,編有琴譜,至今仍有他使用、收藏過的名琴傳世。他就是定敏親王——愛新覺羅·載銓。

“行有恒堂”藏名琴



64006a68cfae2292989435.jpg



“霜鴻”琴琴頭
64006a68cfae2292989936.jpg
“霜鴻”琴琴尾



64006a68cfae229298ca37.jpg


清代 “霜鴻”琴正面、側面、背面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董建國 攝


清乾隆四十九年(1784)三月初八日,正在第六次南巡途中的乾隆帝收到第一位玄孫載錫(1784-1821)出生的消息,73歲的老皇帝大喜,揮筆寫下“五福五代堂”五個大字,命人制成匾額后懸掛于寧壽宮東北部的景福宮內。

“五?!背鲎浴渡袝ず榉丁罚骸耙辉粔?,二曰富,三曰康寧,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終命?!边@是中國古人對人生幸福追求的目標。清代皇帝自然對“五?!币彩挚粗?,康熙帝曾御題“五福堂”匾賜給其四子胤禛(雍正帝),后來,雍正帝則敬摹其父賜給的三字,制成匾額,高懸于雍和宮與圓明園內。

乾隆四十一年(1776),景福宮重修后,乾隆帝命人制成《五福頌》書屏放于此。8年后,乾隆帝喜得首位玄孫,增書“五福五代堂”匾,撰《五福五代堂記》:“茲蒙天貺,予得元孫,五代同堂,為今古希有之吉瑞。古之獲此瑞者,或名其堂,以餉其事。則予之所名堂,正宜用此五福之名?!蓖瑫r,乾隆帝命人鐫刻多方“五福五代堂寶”璽以紀其事,并鐫制“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寶”??梢?,“古稀有七,曾元繞膝”,對于乾隆帝而言是多么的重要。而且載錫是長房長子長孫長曾孫長玄孫,在極其重視長子的時代,長玄孫有著特殊的意義。

乾隆帝長子定安親王永璜(載錫曾祖)育有兩子:長子綿德,是載錫的爺爺;次子綿恩,是載銓(1794-1854)的爺爺。乾隆四十一年(1776)春,定郡王綿德因被告發與被革職的禮部郎中秦雄褒饋贈書畫而被削爵,爵位自此由弟弟綿恩承襲。

嘉慶八年(1803)閏二月二十日,嘉慶帝從圓明園起鑾返回紫禁城,在進入紫禁城北門神武門后,一名大漢持刀沖出,欲刺殺皇帝。御前大臣定親王綿恩上前阻攔,袍袖被刺破,因護駕有功,綿恩被賞賜御用補褂,其子奕紹(載銓之父)也晉封貝子,道光二年(1822),奕紹襲親王。

載銓也是乾隆帝見過的五世孫,他雖然比載錫小10歲,但是比載錫更為官運亨通。道光十四年(1834)正月,40歲的載銓出任正黃旗領侍衛內大臣,十一月,為禮部尚書;道光十五年(1835)封輔國公;道光十六年(1836)襲爵,同年授御前大臣、工部尚書、步軍統領。道光三十年(1850)正月,道光帝召宗人府宗令載銓,御前大臣載垣、端華、僧格林沁,軍機大臣穆彰阿、賽尚阿、何汝林、陳孚恩、季芝昌,總管內務府大臣文慶公啟鐍匣,宣示御書“皇四子立為皇太子”,載銓自此成為顧命大臣,仕途到達巔峰。

咸豐帝即位后,載銓日漸驕縱。咸豐二年(1852)六月,給事中袁甲三上書彈劾:“載銓營私舞弊,自謂‘操進退用人之權’。刑部尚書恒春、侍郎書元潛赴私邸,聽其指使。步軍統領衙門但準收呈,例不審辦。而載銓不識大體,任意顛倒,遇有盜案咨部,乃以武斷濟其規避。又廣收門生,外間傳聞有定門四配、十哲、七十二賢之稱?!痹兹蛞浴昂脧棑?,頗著直聲”聞名,皇帝問其有何證據?袁甲三奏稱:“聞載銓繪有《息肩圖》一卷,題承甚多,凡屬門生,均系師生稱謂。應請旨飭令載銓將所藏《息肩圖》呈出,則某人為門生,歷歷可數,無從含混矣?!陛d銓只得將圖交出,皇帝看后說:“諸王與在廷臣工不得往來,歷圣垂誡周詳。恒春、書元因審辦案件,趨府私謁,載銓并未拒絕。至拜認師生,例有明禁,而《息肩圖》題詠中,載齡、許誦恒均以門生自居,不知遠嫌?!币虼?,“罰王俸二年,所領職并罷”。載銓自此被罷官奪權,但沒過多久,咸豐二年(1852)九月,咸豐帝仍授載銓為步軍統領,并于次年為其加親王銜,并讓其充辦理巡防事宜,不過好景不長,咸豐四年(1854)九月,載銓病入膏肓,咸豐帝下詔以綿德曾孫溥煦為后,是月薨逝。

載銓出生顯貴,一生在宦海浮沉,留下了大量器物。至今,在故宮博物院還收藏有一大批與定王府有關的器物,包括瓷器、玉器、銅器、匏器、文房等,書畫藏品中也有不少加蓋“行有恒堂”印章的文物。除故宮博物院外,中國國家博物館、南京博物院等也收藏有不少刻有“行有恒堂”款的文物。除“行有恒堂”外,這些器物中有時還會刻有“行有恒堂主人珍用”“定府行有恒堂珍賞”“行有恒堂珍藏”“定邸清賞”等印。據故宮博物院研究館員鄭宏考證:“從目前新發現的帶年款器物可知,行有恒堂款器物最早于嘉慶六年(1801),晚不過咸豐四年(1854),大部分屬載銓時期所造,也是定王府最為鼎盛時期?!?/p>

但是在這些傳世器物當中,與載銓相關的古琴文物傳世較少,定府“行有恒堂”原藏古琴百余張,1900年“庚子之亂”后散落,目前,中國國家博物館藏“霜鴻”琴背面刻有“定府行有恒堂珍賞”印,可知其為載銓所用之琴。

此琴為仲尼式,長122.5厘米、肩寬22厘米、尾寬15厘米。通體髹黑漆,琴背發蛇腹斷紋,岳山、焦尾均為硬木,琴面鑲蚌徽13枚,7條絲制琴弦色微黃,木軫、木制雁足,琴背龍池、鳳沼均為長方形。龍池上方刻“霜鴻”琴名,琴名下有“定府行有恒堂珍賞”印。此琴道光年間由定親王載銓珍藏,后為北京夏蓮居(1884-1965)居士珍藏。



64006a68cfae229298ff39.jpg
清代 王肇基繪《王夢樓撫琴圖》 故宮博物院藏


浙江省博物館所藏傳世名琴“彩鳳鳴岐”的琴銘中,也有一段與定府藏琴相關的記載。

“彩鳳鳴岐”琴背龍池下方右側刻有楊宗稷小楷6行:“庚申二月,與朗貝勒公祭長沙張文達公于岳云別業。貝勒見此云,定慎郡王舊藏百余琴,庚子散失,此為第一。因贈長歌有‘曾存定府先人言,我持此琴三嘆息’之句。定府琴有名于時,識之以告來者?!甭淇睢白陴⒃兕}”,尾鈐橢圓形篆書“時百”印。



64006a68cfae2292995e3b.jpg
 
“彩鳳鳴岐”琴銘文(局部) 浙江省博物館藏


據此琴銘可知,庚申(1920)二月,57歲的楊宗稷與朗貝勒在岳云別業一起公祭“張文達公”。張文達是北京大學前身京師大學堂的重要創始人之一張百熙。張百熙(1847-1907)湖南長沙人,同治十三年(1874)進士,曾任日講起居注官、國子監祭酒、都察院左都御史、順天府尹和工部、禮部、刑部、吏部、戶部尚書等職,謚號“文達”,因此,又稱“張文達公”。張百熙去世后,各學堂辦事員、教習、學生、故舊親戚、各省督撫捐款在北京城南購地建園紀念,名為“岳云別業”?!懊繗q逢文達生沒日,設公祭于中,凡與文達有舊者,皆得往祭,十余年如一日。將軍與文達有文字知遇之感亦與祭焉?!?/p>

 關于朗貝勒,楊宗稷在《琴學叢書》中介紹說:“朗貝勒,本名毓朗,號月華。辛丑后封鎮國將軍,稱為毓將軍。時長沙張文達公奉命以吏部尚書管理大學堂事務大臣兼管宗室覺羅八旗學堂,奏派將軍為八旗學堂總教習?!必估剩?864-1922)是定慎郡王溥煦次子,載銓死后,咸豐帝將綿德曾孫溥煦過繼給他,繼承王爵,因此毓朗是定敏親王載銓之孫。楊宗稷寫道:“定慎郡王舊藏百余琴,庚子散失,此為第一?!必估蕿檫@張琴寫了詩,詩中有“曾存定府先人言,我持此琴三嘆息”的句子。楊宗稷認為定府之琴有名于時,將這件事記載下來以告訴將來的人。

《琴學叢書》詳錄了朗貝勒為記錄此次相遇所作之長歌(詩)與序言,序言中說:“庚申二月十七日,公祭張文達公于岳云別業,入門有彈琴者,楊君宗稷也。鼓《平沙落雁》數段,聲疏落,異時曲。初余家有古琴,制獨鉅,朱漆斑駁,聲沉著,不似他琴作三弦音者,背鐫刻彩鳳鳴岐四字,琴身中鐫大唐開元二年雷威制。庚子之亂,此琴并抄本《臨鶴齋琴譜》皆為人掠去。至是與楊君言及,楊君驚曰曩從一小女子手中購得一琴,即雷威也。亟使持來相示,徽軫如故,而色少退矣。楊君囑書其事為成七古一章以紀實?!?/p>

長詩中有言:“我持此琴三嘆息,人失依舊為人得。曾存定府先人言(余家舊藏書畫珍玩多有鈐先祖曾存定府行有恒堂章者,概達觀也),始信成虧兩無惑?!薄霸妗眱勺忠簿褪钦f此時琴上已經沒有了“定府行有恒堂章”的印章,可能是被人刮去了。

除以上兩琴外,《春雷琴室圖卷·春雷琴記》中有這樣一句話:“軫足明鏤金景泰藍,張蓮舫見之云,行有恒堂藏琴,多有用之?!边@句話說的是“春雷”琴為景泰藍琴足,晚清古琴修復家張蓮舫認為“行有恒堂”藏琴多使用景泰藍琴足,不知依據何來。故宮博物院研究館員鄭珉中認為這樣的說法是不合實際的。

“行有恒堂”存曲譜

《清史稿》中有關載銓的記載很少,而且主要在講《息肩圖》案,只字未提載銓與古琴的關系。那么,載銓與古琴到底有著什么樣的關系呢?《行有恒堂錄存曲譜》與《行有恒堂初集》,可以給我們一些答案。

《行有恒堂錄存曲譜》序言為“道光庚子長至日行有恒堂主人識并書”,“道光庚子”是道光二十年(1840),“長至日”是冬至那天,正處于事業巔峰期的46歲的“行有恒堂”主人載銓完成了這部曲譜的編纂,并寫下了序言,在署名下鈐上了“定府珍賞”印。

 載銓在序言中寫道:“指下宮商寄閑情于綠綺,胸中丘壑尋逸響于冰弦?!睆椙倏梢允惆l心中的情緒,這可能是他喜愛彈琴的重要原因:“操縵宣情理,性幽,莫過于絲桐?!?/p>

 學習彈琴,閉門造車肯定是不能成功的,需要名師的指點,載銓說道,“爰訪知音,乃延雅客。有諸暨陳荻舟者,指法殊時,琴音臻妙”,“胸藏太古之聲,手扶大雅之響”。于是,他跟隨陳先生學習,彈得越好越覺得“金徽玉軫,實獲我心”。因此,他才將曲譜記錄下來,“筠管銀毫,寫成小譜。聊備遺忘,敢云好古”。這部曲譜共錄有8首琴曲:《良宵引》(前鈐“定府清賞”“行有恒堂主人”?。肚锝共础贰段嗳~舞秋風》《平沙落雁》《昭君怨》《漢宮秋》《瀟湘水云》《漁歌》。

在《瀟湘水云》和《漁歌》兩首曲譜旁,載銓還記有其彈奏這兩首樂曲時的感受。在演奏《瀟湘水云》時,載銓說:“此曲中段頗有萬頃波濤驚起一群鴻雁,使人俗慮頓消耳?!痹谘葑唷稘O歌》時,載銓認為:“此曲音韻古濁,真有逍遙世外之想,余對譜鼓之,月半始得其宗旨也?!?/p>

這部琴譜本來也已散落民間,光緒二十六年(1900)長至(冬至)日,此譜完成整整一甲子(60年)后,古琴大家葉詩夢先生于街市中買到了這本“巾箱冊頁朱格寫本”的琴譜。這部曲譜所收8首曲譜,均為道光年間古琴家陳荻舟所傳,陳荻舟著有《臨鶴齋琴譜》,對比兩譜中相同的《良宵引》一曲,可知“行有恒堂”抄本更為精致。而且《梧葉舞秋風》《昭君怨》兩曲《臨鶴齋琴譜》均未收錄。由此可見,載銓的古琴演奏水平是很高的。

除著有琴譜外,載銓還于道光二十八年(1848)九月刊印有詩集——《行有恒堂初集》,在紫禁城的怡情書史、長春宮、昭仁殿中均存有《行有恒堂初集》,可見其在當時的影響力。

詩集中錄有《古琴歌》:“嶧陽古桐不易得,不遇子期空嘆息。我今徒做瑤琴歌,況兼雙手生荊棘。絕調翻成鄭衛譏,廣陵散失逸聲稀。獨憐空谷幽蘭秀,漫想平沙落雁飛?!痹娭刑岬健稄V陵散》《幽蘭》《平沙落雁》等多首曲目,可見作者對古琴名曲的熟練程度。

詩集中還有寫作者彈琴的詩歌,如《清夜琴興》:“紗窗春暖夜調琴,清冷應知大雅音?!薄肚迕魅諘云鸸那佟罚骸般鲢鲰懽鄬m商協,裊裊音余興趣賒?!币灿袑懧犈笥褟椙俚脑姼?,如《和韓厚卿聽裴蘅石撫琴韻》:“長夏閑窗日似年,聽君促軫韻泠然。知音應嘆今時罕,揮手翻驚古調鮮?!边€有寫藏琴的詩歌,如《題唐雷文琴》:“微風入長松,明月照江浦。萬慮寂靜時,泠然希太古?!背龑懝徘俚脑姼柰?,書中還有《吹簫詞》,可見作者熟悉多種樂器。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21年8月27日 總第3723期 第四版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投稿信箱  |   版權聲明  |   幫助中心  |   站點地圖
主辦單位:甘肅省檔案局、甘肅省檔案館    承辦單位:甘肅省檔案館科技信息處    中文域名:甘肅檔案·公益
地址:甘肅省蘭州市城關區雁灘路3680號(730010)    網站備案序號:隴ICP備17003853號-1    

甘公網安備 62010202002837號

    網站訪問共
技術支持:蘭州大方電子有限責任公司    建議使用 1280x1024 分辨率    IE8.0以上版本瀏覽器
五十度黑